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媒體掃描

[CCTV4]國家記憶——伍連德

作者: 發布時間:2020.04.02 文章來源:

  110年前,他在東北拯救了一座城市,挽救了數萬人的生命 

  他親手實施了中國醫學史上第一例疫區現場人體解剖 

  他發明了簡便實用的伍氏口罩并在全國創建了20多所醫學衛生機構 

  他是中國第一位被提名的諾貝爾獎候選人 

  他,就是伍連德 

[video:CCTV4國家記憶——伍連德]
 

  1910年冬,中俄邊境小城滿洲里的一家客棧里,從俄國回來的兩位皮毛商人突然口吐血沫而死,怪異的是,他們死后全身的皮膚都呈紫紅色。

  消息傳開,當地居民議論紛紛,但是誰也沒有想到,短短的幾天之后,越來越多的人同樣感染上了這種疾病,一時間,哀鴻遍地,恐慌的居民紛紛乘火車逃離這座城市。 

  這場恐怖的瘟疫順著一條由沙俄和日本分別控制的中東鐵路,從滿洲里一路南下,向著中東鐵路樞紐站哈爾濱甚至整個東三省蔓延。 

  然而,這場瘟疫在俄、日兩國看來是一次擴大自己在東三省利益的絕佳機會。向來虎視眈眈的俄、日兩國揚言,除非中國能采取有效手段及時控制疫情,否則他們將派遣各自的醫官接管當地防疫事務。 

  當時擔任外務部右丞的施肇基,被指派全權負責相關事宜,他想起了一個人。 

  1910年12月24日傍晚,哈爾濱火車站,就在大家蜂擁著登上火車的時候,有兩位年輕人卻逆行而來,其中一個人就是伍連德,后被任命為東三省防疫總醫官,另一個是他的助手林家瑞。

  剛剛抵達這里的伍連德馬上展開調查。初步判斷這些患者感染的是鼠疫——一種由鼠疫桿菌感染導致死亡的烈性傳染病,它還有另外一個更加恐怖的名字——黑死病。幾乎所有的國家,都把它列為第一號傳染病。

  盡管有了初步的判斷,但在長期鉆研醫學的伍連德看來,要想找到幕后真正的兇手,接下來必須要對死亡的病人進行尸體解剖,查找病原體??墒?,在中國人的觀念中,解剖尸體無疑是對死者的大不敬,一旦被當地百姓知道,必將引起人們的恐慌和憤怒。 

  12月27日,一位日本籍的女性患者死亡,伍連德得到消息后帶著助手林家瑞連夜趕去。征求過家屬的同意后,在一間普通的客棧里,中國近代醫學史上的第一次疫區現場人體解剖就這樣秘密地完成了。 

  通過解剖尸體找到病原體的伍連德十分清楚,接下來還要找到病原體的傳播方式和途徑,當時的醫學界,普遍認為散播鼠疫桿菌的元兇來自老鼠身上的跳蚤,通過叮咬人體導致感染。伍連德知道不能完全依靠已有的醫學常識來判斷,必須對傅家甸地區的老鼠進行醫學檢查,但是在伍連德的回憶錄中卻記錄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“除大量居民中心外,僅奉天一地即檢驗過13000只家鼠,卻未查出任何鼠疫痕跡”。

  伍連德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,這次的鼠疫不是來自老鼠,那么空氣傳播會不會是一種新的傳播方式,如果這種鼠疫桿菌真的能通過空氣傳播,那么它的殺傷力無疑也比以往的鼠疫更為巨大。 

  伍連德將這次在東三省流行的鼠疫稱為“肺鼠疫”,是一種通過飛沫傳染的鼠疫。這一刻,伍連德心里十分清楚,隨著年關返鄉潮的出現,鼠疫很可能迅速向全國蔓延。此刻,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對鼠疫感染者進行隔離,他提議封鎖傅家甸和哈爾濱,停止日本控制的南滿鐵路、和俄國人控制的北滿鐵路的運營。 

  但是讓伍連德沒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奮力阻擋著疫情蔓延擴散的同時,同樣來到傅家甸調查鼠疫的法國醫師梅尼,卻對他關于飛沫傳染和肺鼠疫的說法表現得不屑一顧,正是這位頗受清政府信賴的北洋醫學堂首席教授,險些將整個防疫工作推入困局。

 

 

  為了不因為爭權奪利而貽誤了防疫的時機,伍連德決定把東三省防疫總醫官的職位讓給梅尼。在那封發給清政府的請辭電文最后,伍連德寫道:無論如何都要對哈爾濱采取必要的隔離措施。 

  爭執發生38小時后,伍博士收到來自北京的官方電報,宣布撤銷對梅尼醫師的派出指令。這封來自清政府的決議書,讓梅尼十分生氣,為了證實自己的醫學判斷是正確的,他做出了一個以自己性命為代價的決定。   

  梅尼在巡診過程中,穿白服,戴手套,但沒有戴口罩。巡診三天以后突然發病,很快就去世了。 

  最有希望對抗鼠疫的專家竟死于鼠疫,這一消息震驚了世界。面對死亡的威脅,人們對伍連德的種種輕視和懷疑,都發生了巨大的轉變。對于他提出的防疫措施,沒有人再敢怠慢,伍連德成了人們抵抗這場大瘟疫的唯一指望。 

  接下來,伍連德規定哈爾濱城內設立多處收治病人的場所,收治場所中均設有包括醫官在內的各種防疫人員,既為不同病情的病人提供了治療,又避免患者之間交叉感染。盡管整個防疫工作已經順利展開,但是現場的情況依然讓伍連德憂慮萬分,距離鼠疫病人最近的那些醫護人員,稍有不慎就可能感染上鼠疫,如何做好醫護人員的自身防護,伍連德想出了一個辦法——戴口罩。 

  伍連德發明的這種口罩被稱為伍氏口罩,有效阻斷了人與人之間的鼠疫傳播。隔離、消毒、阻斷交通,伍連德的這一系列防疫舉措,迅速而有效地阻止了疫情進一步擴散,這些科學的防疫措施被推廣到東三省的其他地方。 

  但令伍連德感到困惑的是,哈爾濱本地的疫情卻沒有得到有效遏制,恐懼、絕望的情緒瞬間籠罩在哈爾濱的上空。此時的伍連德壓力巨大,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防疫體系內那不為人知的漏洞。 

  1911年1月的一天,伍連德來到傅家甸北部的一個墳場,現場的情況讓這位見慣了尸體的醫學博士都感到極為震驚。墳場內的棺木和尸體,并沒有按規定挖坑深埋,而是被隨意堆棄在地面上,看到這一情形的伍連德知道,自己已經找到了那個致命的漏洞了。 

  然而時至隆冬,挖淺坑都非常難,面對這一情況,伍連德暗暗思忖,既然深埋無法實現,那就只能采取另外一種方法了——將尸體集中火化。這一方案剛一提出,就遭到了周圍人的一致反對,在傳統觀念下,“焚尸”簡直不可想像。他思來想去,唯有上書清政府,請皇帝下一道圣旨才能平復民間的反對。但是已經風雨飄搖的清政府能同意這個“大逆不道”的請求嗎? 

  攝政王載灃見到奏章后大怒,他說,為焚燒尸體專門下一道圣旨,這不是要貽笑天下嗎?在外務部右丞施肇基的力爭下,清政府最終同意了伍連德的請求。1911年1月31日,得到清政府準許的伍連德,在多方的配合下,將堆積在傅家甸墳場里的2200多具尸體進行了火化,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集中火化疫斃者尸體。 

  新年過后,哈爾濱迎來新生。1911年,蔓延六個月、波及多個省市、共吞噬六萬多人生命的東三省鼠疫大流行宣告結束。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依靠科學手段,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成功控制傳染病的行動。 

  1911年4月,11個國家、34位著名鼠疫專家出席的萬國鼠疫研究會召開,32歲的伍連德擔任此次會議的主席,并提出了“肺鼠疫”學說,從此開創了鼠疫研究的腺鼠疫、肺鼠疫、敗血癥型鼠疫等分型。 

  此后,他開始專注于中國防疫體系的建設,并在全國創建了20多所醫學衛生機構,1935年,伍連德獲得諾貝爾生理和醫學獎提名,成為第一個獲此提名的華人。

 

 


  歷史遠去,而余音未結。大災面前的科學精神、伍連德的負重前行、還有今天千千萬萬逆行者的身影,足以感天動地,溫暖人間。

福彩300期走势图